我想孫易傑一定是哪個筋不對,才說要送我回家。

  「你真的不用幫忙孫媽媽打烊嗎?我其實可以自己回家。」

  「誰說我真的要送妳回家?」孫易傑立刻面無表情表示。

  我說這人怎麼可以變換得這麼快,上一秒明明就很熱情。

  「不是要陪我回家,不然你陪我走出來幹麼?」我毫不諱言問。

  「我只是要跟妳講幾句話就要回頭幫忙我媽。」

  「哦,那你要跟我講什麼?」我學著他一樣語氣淡然,不然怕自己會成了受他擺佈的傻瓜。

  「妳今天特地來不就是為了他,沒見到柳承翰妳就這麼甘心要回家?」

  「你這意思是……」

  「他有上書局跟去圖書館的習慣,只是我不知道他今天會去哪裡,或者哪裡都不去。」

  天哪!對我而言,偌大的好消息。

  開心之下,我忍不住就放軟了語氣,「知道了,謝謝你小傑,提供這麼好的情報。」

  孫易傑一副雞皮疙瘩掉滿地的模樣,「你還是喊我全名好了,叫我小傑怪噁心的。」

  「知道了,小傑!」我故意逗他。

  「還叫?」他瞪大眼,吃驚。

  「好了,不鬧你了,小傑。」發現只要喊他小傑,他就會顯得彆扭,那副不自在模樣,卻能讓我看著可樂了。

  「幹麼啦!妳越說越故意。」他雙手抱胸,蹙著眉看我。

  「我只是覺得喊你小傑很親切啊!不喜歡我喊你小傑,那我叫你大傑好了。」

  「不要,妳要是沒把大傑喊好,聽得人會誤會妳叫我大姐,那樣我不就成了娘娘腔?」

  我不由得會心一笑,「說得也是。」

  「我該走了,就這樣,掰。」

  說完,他邁起長腿就要離開。

  「等一下!」我叫住他,在他好心提供我情報之後,我好歹也要報告一下追心(妮)進度,「我跟蔣心妮說上話了。」

  「什麼?」他一臉驚訝。

  「羨慕吧!我早一步比你跟她先說上話了,不過她真的好漂亮,人也好客氣,感覺是個善良的女生。」

  孫易傑用食指搓搓鼻子後,笑著說:「那當然,我喜歡的女生當然是最漂亮,同時心地也是最善良的。」

  「感覺你喜歡上了一個條件很好的女生,就跟我一樣喜歡上條件很好的承翰,不過別擔心,我會跟蔣心妮先做好朋友,再找機會把你推銷給她。」

  「我是貨物嗎?還推銷勒?」他表現得不是很開心。

  「那我換個說法,介紹,介紹可以嗎?」

  「嗯,差不多。」他挑起一邊眉毛,笑。

  「是說你這麼幫我,我也會好好努力的。」

  他對我笑,「那我就等妳的好消息了。」

  「OK!擊個拳。」我把拳頭伸出去。

  他突然愣了一下,才回過神,「擊個拳。」

  互道完再見,他快步離開,我則是坐上我的公車滿心歡喜離開。

  如果可以跟承翰不期而遇就好了。

  打著碰碰運氣的主意,來到誠品書店,以為會敗興而歸,沒想到被我瞎貓碰上死耗子,承翰真的在這邊看書,我心裡的興奮難以言喻,看著席地而坐的他正專注於浩瀚的故事裡,選擇不打擾,我挑了一本要看的書,隔著矮書架,我悄悄地坐在他身後的位置。

  耳裡聽見他翻書的聲音,偶爾會傳來幾句他氣聲般地笑聲,每當這個時候,我的嘴角也會跟著不自覺上揚,在心裡暗自竊喜著,這樣的我們算是約會嗎?

  如果是就好了。

  時間彷彿變得很緩慢,可我一點也不覺得無聊,還希望時間能繼續慢下去,只要能陪在承翰的身邊,每一分每一秒都讓我感到無比快樂。

  儘管維持同一個姿勢讓我腳酸手麻,但內心的雀躍難以言喻,穿著便服的承翰真的好帥,像極一個從平面雜誌走出來的文青模特,老天,怎麼可以這麼有型?

  承翰有著外在的聰穎,內在的良善和熱心,在同學眼裡是個盡責討喜的班長,在師長眼裡是個優秀乖巧的學生,我在想被我看上的承翰果然很讚,只是這樣完美的他,卻令我望塵莫及,我可以嗎?這個疑慮出現在我心底不下千百遍,我很希望自己配得上他,但我真的可以嗎?

  可以我喜歡他,他也剛好喜歡我嗎?

  喜歡是一件很兩極化的事,可以讓人感到心曠神怡,但同時又像坐在一個平衡點的蹺蹺板上,隨著他在我身上所駐留的目光重量,感到一下開心一下低落,而我這僅僅只是單戀而已。

  單戀,世界上最心酸的小事,因為他不知道,所以是小事。

  假使他有天知道,卻不能回應我,那便是大事了,因為心碎,所以是大事。

  但這是初戀啊!無論是多少開心的小事或心酸的小事,到好老好老以後回過頭,我相信那會是最美好的青春片段,對我而言能喜歡一個人就是一件很棒的事。

  也因為喜歡上一個人,我才發現自己原來也有害羞、柔軟,甚至脆弱的一面……

  就像現在,明明他要離開,我卻怕被他看見,居然像個賊一樣躲躲藏藏,甚至在他經過我身旁時,趕緊背對著他假裝要拿書。

  最後我只能看著他的背影目送離開,懊悔著自己膽子怎麼這麼小,好歹打個招呼也好,不然說個再見也行,可是我卻因為膽怯、害羞什麼也做不了,真是沒用啊我!

  落寞地走出書局,正想去搭車,無意見瞥見坐在對向公車亭的承翰,我先是愣了好幾秒,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正要上前,結果我才過完馬路,承翰的公車來了,我只能眼巴巴看著他上車,我明明可以喊他名字的啊!為什麼不喊?我真是個膽小鬼!

  而我在想,如果我是個充滿自信的漂亮女孩,我一定朝他狂奔而去,可惜我不是,我只是一個沒自信的普通女孩。

  看著他的背影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每當多看承翰背影一眼,我就明白我有多喜歡這個男孩,喜歡到連背影都不捨得放過,然而膽小鬼的我卻還沒足夠勇氣,可以跟他的正面好好相遇。

  如果上帝真存在,能讓承翰主動開口跟我講話,那該有多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ever33520 的頭像
forever33520

悸動,夢在飛〞

forever335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