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和孫易傑有了追愛協定之後,感覺我的生活好像被入侵了,首先他得知道我的手機號碼,我的LINE,我家電,甚至是我家地址,不過令我納悶的是他要知道我家地址做什麼?

  他當時回答我一個再簡單不過的廢話,「因為妳家是隨時能找到妳的地方。」

  當時我也沒感到奇怪,但事後仔細想想,我們充其量只是盟友,既不算朋友,也不是情侶,那有必要到我家來嗎?

  「那不然我把我家地址告訴妳。」孫易傑不知道發什麼天真地說。

  當場被他打敗,認命接受他這種跳躍式邏輯 。

  大清早,我被電話鈴聲吵醒,迷迷糊糊接起手機,電話那端立刻傳來孫易傑朝氣蓬勃的聲音。

  「妳還要繼續睡嗎?如果我告訴妳柳承翰正在早餐店,快點趕來的話,說不定還能……」

  我先是愣了好一會,沒說再見就把電話切斷,接著從床上跳起,三步併兩步急著去浴室盥洗,結果劈哩匡啷,腳踢到垃圾桶,垃圾桶打翻,我也摔了一跤。

  多虧孫易傑的好消息,製造多美好的早晨啊!

  我馬上振作從地板爬起,還好身上肉多,摔了一跤頂多像被蚊子叮了一下,只有在這個時候我特別感謝身上的肥肉,有一種說法叫安全氣墊,我想大概就是在形容身上多餘的贅肉吧!但往往幻想是美好的,現實總是殘酷,就在我迅雷不及掩耳打理好門面,卻站在衣櫃前發愁,怎麼穿都不對味,唉!為什麼這些衣服網路上的模特兒穿了都有曼妙曲線,但我只有……

  只有一直線啊!全身鏡果然是個邪惡的東西,感概之餘,我幾乎把衣櫃裡的衣服換穿過一遍,最後,選了一件勉強有曲線的長版襯衫,事實上是我把腰帶的地方拉得死緊,搭上百搭的牛仔長褲準備去跟我的心儀對象來個不期而遇。

  我循著孫易傑訊息上的地址到達目的地。

  要踏進早餐店的時候,害羞感猛然竄升,不知道穿著制服以外的承翰有多帥,不知道突然看到我的承翰會有什麼反應,不知道我這樣的穿著打扮會不會很怪,不知道為什麼我哪來這麼多不知道,明明只需要跨出這一步啊!

  孫易傑走出來,一臉困惑端詳我,「喂,我家沒有請保全喔!」

  「什麼保全?什麼你家?」我還會意不過來。

  「一直站在我家門口,不是保全是什麼?」他挑眉。

  「這是你家?」我一臉驚訝。

  「是啊!我不是有告訴過妳,我家地址?」他一副我在蠢什麼的表情。

  但蠢什麼的人應該是他才對,我又不是吃飽太空,要去記他家的地址,再說了,是他先沒跟我說他家開早餐店的,不過腳踩人家地盤,我還是稍微客氣一點。

  我佯裝豁然開朗,「難怪班長會來你家吃早餐,那……」我偷偷往店裡看,「承翰呢?」

  「他回家啦!」

  「什麼!」我悵然若失,接著質問,「那你為什麼不幫我拖住一下他?」

  「拜託喔!誰吃早餐會花掉一小時,要怪就怪妳自己太慢。」孫易傑突然打量我,「哦~我知道了,是刻意打扮過吧?」

  我有點難為情地說:「你看出來啦?」

  「看不出來,我只是覺得妳像一個包得很緊的粽子。」

  「說什麼啊你!」我氣呼呼地瞪向他,好歹我這個包得很緊的粽子也花了二十分鐘才包好,還因為勒太緊快喘不過氣了,但我才不想跟他多說,說了也只會讓他笑話我。

  「既然來了,照顧一下我家的生意吧!」他露出生意人的笑臉。

  「好啊!我正好沒吃……」早餐還沒說完。

  孫易傑連忙打斷,「麻煩妳幫我收拾一下1號桌和3號桌,客人一直來,我跟我媽快忙不過來了。」

  「啊?」我還反應不過來。

  「唉呀!妳是弟弟班上的女同學吧!謝謝妳來幫忙,真是太麻煩妳了。」慌忙中孫媽媽抬起頭親切地跟我打招呼。

  「呃……不會。」

  「喏,抹布。」孫易傑毫不客氣地把抹布往我手裡塞。

  「抹……抹布?」我臉上有三條線。

  此刻,我就算明白上了賊船也沒辦法反悔了,只能摸摸鼻子,幫忙收拾餐盤和擦桌子。

  孫易傑則是幫忙孫媽媽烤吐司幫忙招呼客人,這下,沒看到班長承翰,我倒是成了台勞幫傭,我苦笑。

  果真如孫易傑所說,他們家早餐店生意特好,坐滿了不說,上一批客人走了,馬上有下一批客人來光顧,尤其是一些年紀跟我相仿的女生,不知道是嘴巴在吃東西還是眼睛在吃孫易傑,孫易傑只要端早餐經過,這群女生就像樂開了的花,真沒想到孫易傑的人氣在店裡這麼火爆,完全不輸承翰在班上的人氣。

  一直這麼忙到了中午,客人終於漸少,我也得以喘口氣。

  「喂,過來坐。」

  孫易傑端來了兩個盤子,一盤是中式蘿蔔糕,一盤是美式蛋餅,還有奶茶跟可樂。

  「這些是請我吃的嗎?」

  他有點愣了一下,「妳可以吃這麼多嗎?」

  我跟著愣了一下,吞了一下口水說:「我是可以吃這麼多,只是可以都給我吃嗎?」我餓壞了說,什麼女生形象,根本顧不得了。

  孫媽媽聽到我的話,非但沒笑我食量大,還很阿莎力地說:「當然可以啊!如果吃不夠,看妳還想吃什麼,孫媽媽在弄給妳吃。」

  「真的嗎?謝謝孫媽媽。」我一臉感動。

  「喂,游允安,先說好,妳可別把我家吃垮了。」

  我一口蛋餅一口蘿蔔糕,孫易傑帶刺的話早就被我的唾液分解,只剩一臉心滿意足,「孫媽媽做得早餐好好吃喔!」我忍不住直誇孫媽媽手藝。

  「易傑,妳怎麼可以這麼說人家女生,人家這樣白白淨淨的很可愛啊!」

  孫媽媽誇獎我可愛,倒是讓我筷子頓了一下,通常別人說我的可愛都是指我的膠原蛋白過多,嘿!我臉上不只膠原蛋白過多,我身上還有很多油脂游來游去唷!他們對於我可愛的讚譽,我都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了。

  「對啊!很可愛,不是小可愛,是大可愛。」

  孫易傑突然地附和,還一語雙關,害我被蛋餅噎了一下,咳了兩聲,趕緊拿起奶茶急救。

  「你不要故意害我去嗆到。」我長這麼大,第一次被異性說可愛,對象居然是孫易傑?

  他笑笑,「妳有看過哪隻小豬仔不可愛的嗎?」

  我馬上變臉,本來想對孫易傑大聲,但我怕被孫媽媽覺得我恰北北,所以我只好換個低調的方式。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你!」我瞪他。

  「那就不要說,我們說說妳喜歡的柳……」

  我立刻摀住孫易傑的嘴巴,孫媽媽還在看著我們呢!這種小孩的事怎麼可以給大人知道,對象還是孫媽媽多不好意思啊!再說依孫易傑跟柳承翰的交情,孫媽媽肯定知道是他兒子的好友,於是我裝傻,「劉德華,哈哈哈!說好下次劉德華演的電影上映,我們一定要去看。」

  「沒想到允安同學這麼有眼光,孫媽媽也很喜歡華仔呢!」

  我對孫媽媽笑,但表情十足僵。

  孫易傑推開我的手,「為什麼是我們要一起去看啊?我又沒有喜歡劉德華。」

  我靈光一閃,「對啊!你沒有喜歡劉德華,只是你喜歡蔣……」

  孫易傑馬上還以顏色,不過他不是用手堵住我的嘴,而是蘿蔔糕。

  唉!我就閉嘴了……美食當前,難以拒絕。

  「蔣中正!」孫易傑連忙說。

  我跟孫媽媽同時一臉困惑,下一秒立即笑出聲,孫易傑被我們這麼一笑,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

  「蔣中正!」我故意模仿他剛剛說話的語氣。

  「妳們笑什麼,我喜歡蔣中正不行嗎?我就是欣賞他革命十一次才成功。」

  孫媽媽當場巴了一下孫易傑的頭,「國父是孫中山!蔣中正是先總統蔣公,就算你不想讓我知道你有心儀的對象,但好歹國父跟總統不要搞混了,拜託一下好嗎?」

  「好啦!下次不會搞錯了,那個媽我先送我同學回家。」

  「啊?」我驚訝,孫易傑突然地友好,讓我感到莫名不解。

  「走吧!我送妳回家。」孫易傑臉上帶著微笑,看著我,對我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ever33520 的頭像
forever33520

悸動,夢在飛〞

forever335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