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課結束後,承翰正幫著孫易傑把球收進籃裡。

  怡靚在叫我的前五秒,我正假藉綁鞋帶,偷聽著承翰和孫易傑的對話。

  「欸!老柳,我看你乾脆幫我當體育股長算了。」孫易傑嘻皮笑臉。

  「你想累死我?我當班長已經夠忙了。」

  「你沒聽說過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嗎?」

  「嘿!看不出來你也會唸書。」

  「那當然!」孫易傑一臉得意樣。

  收完球,兩人各抬起籃子一端,感情要好地往體育室走去,期間兩人不知道聊到什麼,孫易傑突然放開籃子另一端,大動作地勾搭著班長的脖子,幸好承翰反應夠靈敏,馬上抓住籃子,沒讓球打翻,兩人在一陣嘻笑玩鬧中離開操場。

  有一瞬間,我突然好羨慕孫易傑,能這麼親近承翰。

  「允安,妳有聽到我在叫妳嗎?我想去上廁所。」

  「不好意思喔!怡靚妳先自己去,我想先去一趟福利社。」

  「又去福利社?」怡靚一副我不該再亂吃垃圾食物好增加體脂肪的臉。

  被人克制吃東西是一件很掃興的事,何況還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但我知道她是為我好,畢竟我的公斤數在班上算是名列前茅,唉,有這項紀錄也算是悲哀了,我居然跟男生差不多重。

  「我不是要去買零食吃。」我解釋。

  「那妳是要買什麼?」她質疑。

  「巧克力牛奶,我那個來肚子痛。」

  「妳那個痛喔?不然我幫妳買就好啦!妳先回教室休息。」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就好,妳不是要上廁所嗎?快去快去。」

  我把怡靚往洗手間的方向推,雖然這麼說謊,對怡靚有點不好意思,但這是關於我暗戀的小遊戲,我喜歡偷偷等待承翰從體育室走出,跟著他後腳進福利社,等他拿完巧克力牛奶走去櫃檯,我就會馬上從架上取下同樣的商品,對我而言,這算是一種自我滿足的遊戲。

  趁承翰去櫃台結帳,我立刻到冰箱前,正慶幸拿到最後一罐巧克力牛奶時,一隻纖纖玉手跟著伸過來,我抬頭一看發現這個女孩好眼熟,加上女孩身上未換下的啦啦隊服,赫然發現她就是孫易傑暗戀的對象蔣心妮,遠看就很甜美可人,沒想到近看,小麥色的肌膚,一頭烏黑亮麗的捲髮,就連身為同性的我也差點愛上她了,實在是太漂亮。

  「呃,妳要嗎?」我有點生澀地開口。

  「沒關係,妳拿去。」她很客氣地回我。

  連個性也很討人喜歡,只能說孫易傑這傢伙好眼光。

  「我也沒關係,還是妳拿去吧!」

  我乾脆塞進她手裡。

  「謝謝,那我就不客氣囉!」她笑的時候,露出了一顆小虎牙,可愛指數當場破錶。

  我不是一個健談的人,但碰上蔣心妮卻讓人有想跟她聊下去的魔力,大概因為我鮮少跟漂亮的女生搭話,除了覺得新鮮,也大概因為她是孫易傑暗戀的對象,覺得有必要好好了解一下,於是我厚著臉皮,逼著自己找話跟她聊,我指著她手上調味乳說:「今天好搶手,居然賣剩一瓶。」

  「對啊!還好妳有讓給我。」

  「對了,剛剛體育課,我有看到妳在練習啦啦隊。」

  「真的嗎?那妳覺得我跳得好嗎?」

  「很好啊!超棒的,真佩服妳有勇氣被拋過來拋過去,還能在男同學肩上保持平衡,最重要的是還不怕高,也不會頭暈的樣子。」

  她聽完,露出甜美地微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講得很誇張的樣子。

  「我一開始也不太能適應,後來練習久了,習慣了,我反而很享受啦啦隊這項運動,妳叫游允安對吧?聽起來很像有下雨就安心的感覺,是個好聽又特別的名字。」她看著我衣服上繡的名牌說。

  我愣了一下,她是第二個對我的名字這麼有見解的人。

  第一個,是孫易傑,不過不是現在這個孫易傑就是了,而是那個在我記憶裡矮不隆冬的孫易傑,我在想為什麼這世上有同樣名字的人這麼多,不知道記憶裡的孫易傑現在好不好,搖搖頭,我幹麼要想到他?我想說的是這世上說不定也有一個跟我一樣叫游允安的女生。

  「比起我的游允安,妳的蔣心妮更好聽。」

  「哦?我沒穿著有繡學號的制服,妳也知道我的名字?」

  我能跟她說三十分鐘前,我才從暗戀她的孫易傑嘴裡認識她這個大美女嗎?

  「因為我聽別人叫過妳的名字,不知道我可不可以直接叫妳心妮?」

  「當然可以,那以後我就叫妳允安囉!」

  我有點害羞地回她,「好啊!」

  結果我是空手離開福利社的,因為除了巧克力牛奶,我好像沒有特別喜歡其他產品,又因為跟怡靚約定好不買零食,在經痛無法紓解下,只想趕快回到班上休息。

  我一踏進教室,心臟差點從嘴裡跳出來,柳承翰就坐在我的課桌上,和孫易傑不知道在討論什麼話題,感覺好熱絡。

  此時此刻只有一個念頭,我在想等下午休,說什麼我也不擦桌子。

  以及,我到底該不該趁此機會跟他打個招呼說上幾句話?

  還是,我要不要乾脆裝沒事坐回椅子上?或許還能近距離偷吸幾口他吐露出的氣息。

  最終,我根本就害羞到一個極致,成了一尊雕像,一動也不動的,試圖用眨眼來舒緩心跳。

  「咦,允安,妳不是去買巧克力牛奶嗎?」

  所幸是怡靚出聲打破我這尊雕像。

  「……喔,賣完了。」

  「是喔!真可惜,那妳那個還痛怎麼辦?」

  我跟怡靚的交談,吸引了承翰跟孫易傑的注意,尤其是班長承翰,他轉過頭一看到我,立刻把屁股從我桌子上挪開,「對不起,對不起,位子還給妳,我沒注意到妳回來了。」

  「沒關係,我也才剛回來。」

  「那個就是指大姨媽嗎?」孫易傑突然沒頭沒腦冒出這句,承翰似乎也感到好奇地看著我。

  在喜歡的人面前談什麼大姨媽啦!孫易傑這個大笨蛋!

  「嗯。」我很不願承認的點點頭,難得找到用那個來代替大姨媽的說法,孫易傑卻這麼不費力氣破除了這個代號。

  「如果真的很不舒服,要不要去保健室躺一下?」從承翰深邃的眼眸裡透露出無限的溫柔光輝。

  他的關心讓我內心一顫,發誓差點就不能呼吸了。

  「對啊!允安,我看妳臉色蒼白,好像很不舒服的樣子。」

  承翰不聲不響突然湊到我面前,「妳還好吧?」我一個害羞,腿軟了一下,結果一個猛然退後,屁股撞歪了桌子和椅子,唉唷!丟死人了啦!

  古代是愚公移山,而我是屁股移桌。

  「其……其實沒那麼嚴重啦!」我在想為什麼上課鐘還不響,尷尬死了,大家都知道我大屁股的威力了。

  「還說沒有?被我抓到了,站都站不穩了!這樣還不算嚴重?」孫易傑不知道在誤解個什麼東西地跳出來仗義執言。

  「走吧!我帶妳去保健室,等下在跟老師報備。」

  我還來不及拒絕,承翰就拉著我的手臂,把我往保健室帶去。

  他抓著我手臂的力道,好像有特別的克制,是那樣溫柔小心翼翼,他的手彷彿有導熱作用,從手臂延展到全身,令我不由得打從心底發燙,除了這般親密接觸,他路上時不時朝我投射而來的關懷目光,要是感動到暈過去,我這輩子也無憾了。

  但我不能暈,因為我怕他抱不動我,原本的世紀浪漫會變成世紀大笑話,那該多慘。

  一直到承翰離開,我還覺得這是夢一場,然而手臂上殘留的餘溫,提醒著我這不是夢,我欣喜若狂把手覆蓋在他剛剛碰觸過我手臂的地方,閉上眼,我感覺到心臟跳得飛快,呼吸變得既沉重又甜蜜,我不知道自己何時睡著的,但我能確定我的嘴角一直是上揚狀態。

  等我睡了兩節課醒來,回到教室,我發現桌上多了一瓶巧克力牛奶,而且還是溫的。

  我幾乎沒多想就朝承翰方向望去,神奇的是他居然回過頭,目光與我相遇。

  他對我笑。

  我才知道,原來心融化了就是這種感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ever33520 的頭像
forever33520

悸動,夢在飛〞

forever335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