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只是在心裡多了一個名字,眼睛多了些追逐他的目光,腦海多了些浮現他笑臉的情景,而這樣的喜歡,與日俱增,等到我發現時,才發現我的暗戀長成一棵大樹。

  縱使後來我們在班上沒有太多交集,頂多打個招呼,點個頭,微個笑,這些再稀鬆平常的小事,對我而言都是足以令我感到撼天震地的大事,我會因為眼神多跟他交流幾下,心情雀躍奔騰個一整天,也會因為他漏接了我的招呼或沒注意到我經過了他身旁而感到沮喪不已。

  我甚至有個自私的念頭,但願我眼前暗戀的這個男孩「柳承翰」,永遠都是大家口中的班長「資優生」,而不是誰的某某某「男朋友」。

  這天趁著生理痛不用打球的空檔,坐在騎樓底下,肆無忌憚貪看著場上,正在熱心教導班上女同學上籃的承翰。突然,身旁竄入一道人影,挾帶著一陣夏日的風,伴著薰衣草香氣竄入我的鼻息,是柔軟精的味道,有別於承翰身上流露出的淡淡清香味,孫易傑的出現總是像花撲鼻一般,很難不去注意到來者何人。

  「原來摸魚是這種感覺,果然還是坐著發呆比較舒服。」孫易傑一屁股坐到我身旁,忙著用袖子擦汗的同時,還不忘揶揄我幾句,我趕緊收起迷戀的目光,回歸到現實的狀況。

  現實的狀況就是孫易傑跟我的交集比承翰多很多,不知道該說老師太會安排座位還是我抽籤運太旺,連三次了,孫易傑都坐在我隔壁,我承認我是一個話不多又慢熱型的女生,必須得跟一個人相當熟稔才有辦法聊上天,異性的話更別說了,孫易傑卻總是有辦法跟我搭上幾句,因為他總是能忘記帶鉛筆,忘記帶橡皮擦,甚至忘記帶課本,那個時候,我只得跟他併桌一起看,所以我就算不想跟他熟也難。

  「我才沒有在摸魚,我只是肚子不舒服,老師讓我在這休息。」

  「哦,是大姨媽來了?」他一臉笑嘻嘻。

  「對,大姨媽。」我扳起臉,「所以別惹我,可以的話,你走開。」

  「我不走開,因為妳選的這個位置很好,方便偷看一些人。」

  「偷……偷看什麼人?」我慌張了一下,連帶心臟也猛跳好幾下,該不會被孫易傑發現我在偷看他的好朋友柳承翰。

  「問妳啊!妳都看到了些什麼?」他一臉神秘兮兮。

  「哪有什麼……孫易傑你去別邊啦!」我像趕蟲子一樣要趕他走。

  「我不去,我就是要坐這。」他像是賭氣地說。

  「為什麼?」我不解。

  「因為從這邊比較有機會看到她們的小褲褲。」

  順著孫易傑的目光,我這才發現是學校啦啦隊在練習跳舞,女生都穿著露肚臍的服裝,短到像美少女戰士在穿的裙子般,此時一個長相甜美,綁著馬尾的纖細女孩被男生拋到空中,完美地在空中轉了一個圈,裙子隨著旋轉飛舞,0.5秒的瞬間露出了黑色底褲,在俐落的被接回地面,擺出最漂亮的POSE。

  我跟著看得起勁說:「那哪是什麼小褲褲,那是安全褲啦!笨蛋!」我笑他。

  「隨便啦!反正都是褲子。」孫易傑還是一臉笑嘻嘻模樣。

  「都是褲子有什麼好看的。」我嘖他。

  男生就是男生,幼稚又沒衛生,當然,在這方面,承翰是例外的模範生。

  「還敢說我,我才想問妳都是男生打球有什麼好看的?」

  「什麼?」我盡量讓自己不表現得太吃驚。

  「柳承翰很帥吧!」他沖我笑。

  換來我一臉癡呆,嘴巴張得老大,「啊?」

  「妳喜歡他吧?」止住笑,他那雙清澈的眼睛一副要把我看穿。

  我嚇得立刻起身,以巨人的角度俯瞰他,以為這樣有喝止作用,「說什麼啊你!」

  他不疾不徐跟著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一臉篤定地朝著我笑,「那就是喜歡了吧!」

  他這股王者般的氣勢,害我猶豫著要不要說謊,但承不承認我都是輸家啊!因為這傢伙已經逮到我的小辮子了。

  最後,從我嘴巴冒出的卻是這一句,夾帶著無奈我說:「不然……你想怎麼樣?」

  「沒怎樣啊!」

  我有點困惑,「你不打算用這個秘密威脅我嗎?」

  「幹麼要威脅妳?」

  滿出的好奇心迫使我問:「可是漫畫跟小說不都是這一套公式?」

  他拿手指輕輕推了一下我的額頭,「就跟妳說不要看太多少女漫畫和小說,那種虛假的東西,看多了會變笨的。」

  我馬上搓揉被他推過的額頭,明明不痛,卻覺得有減少尷尬的成分,「是嗎?那我就放心了,你會幫我保密吧!」

  「可以啊!如果妳答應成為我的盟友的話。」他理所當然地說。

  「什麼盟友?」我滿頭霧水。

  「幫我追那個跳啦啦隊的蔣心妮。」他指著剛剛被拋上天的那個甜美女孩,「交換條件就是我就幫妳追柳承翰。」

  「……」我過了好一會才消化他的這番話,「什麼嘛!還說這不是威脅?」我忍不住提高分貝說。

  「不是威脅啊!對少男漫畫來說,這是互利關係,航海王有沒有看過?」他挑眉竊笑。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你……」感覺他提的方案可行,可又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對勁。

  「那就不要說,答應做就對了嘛!」他試圖說服。

  「盟友關係……嗎?」我再次確認。

  「嗯,互助合作的盟友關係,魚幫水,水幫魚這道理聽過吧!只要能互相配合好,就能產生雙贏的局面。」他像個經驗老到的生意人。

  「保證成功?」我承認問這話時,眼睛有不小心因為過度興奮而發亮。

  「修行在個人。」

  「好一句簡潔有力的廢話。」我吐嘲。

  「一句話,答應就說不好,不答應就說好。」

  「好,不對,是不好。」說完,我在心底咒罵孫易傑是幼稚鬼,居然想得出這種無聊的相反話。

  「很好,擊個拳頭。」

  我愣了一下,「為什麼要擊拳?」

  「這是屬於一分子的暗號,所以廢話不要這麼多,擊個拳頭。」

  「擊個拳頭。」儘管覺得莫名其妙,我還是把拳頭伸出去與他的碰撞。

  「身為盟友,我必須先告訴妳一件事。」他一臉正經。

  「什麼事?」我突然感到不安。

  他指著我身後,「妳那個……漏出來了。」

  霎時我倒抽一口氣,「天哪!哪邊?很多嗎?」我側著身子扳著褲子,著急的一直往屁股那裡看,白色運動褲沾到月經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結果……

  「騙妳的!」已經跑遠的孫易傑朝著我笑喊。

  「孫易傑!」明知追不過他,即使肚子還很痛,我還是因為一股氣,雙腳不由自主地跑起來。

  奮力追逐到一半,我察覺不妙,因為孫易傑往柳承翰那方向跑去,我趕緊踩剎車,趁我這副凶巴巴樣還沒被柳承翰發現前,我得趕緊裝沒事。

  孫易傑找到庇佑一臉得意的模樣,真是叫我恨得牙癢癢。

  只是,我可以相信孫易傑這個幼稚鬼嗎?可以把幸福託付給他嗎?

  很快的,我有了答案的驗證。

  孫易傑那傢伙不知道跟承翰說了什麼,他往我這邊看來時,還對我露出比夏日陽光還耀眼的燦笑。

  我想,我就相信孫易傑這麼一次了,畢竟,我的暗戀已經長成一棵大樹。

  如果得借助孫易傑,才能讓我的暗戀修成正果的話,我想可以不妨試一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ever33520 的頭像
forever33520

悸動,夢在飛〞

forever335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