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完,我跟小媛一同搭公車回家,在等待公車來的空檔,我忍不住問小媛冷不冷。

  好吧!其實我不是怕她冷,而是怕她事業線被看光。

  「庫煒,我不冷,還有點熱。」小媛臉紅通通地對我笑著。

  只有我知道她現在這個笑容比哭還難看,她忍著不哭的樣子更令我覺得心疼,其實我剛剛真正想問她的是為什麼要為了爛人喝這麼多酒?和前男友談判破裂回到婚禮上,她就像是想藉酒澆愁一樣拼命幫新娘擋酒,旁人看到的是盡責的伴娘,而我看到的是一個很脆弱很傷心的女孩,她正在試圖讓自己好過一點。

  酒不是個好喝的東西,嚴格說來還很傷身。

  生平第一次偷喝酒,是在兩年前,那時候我生病了,很不舒服的一場感冒,但爸媽卻在國外,他們得知我生病只是叫我記得去看醫生,我嘴巴上答應卻沒有去看,因為他們不知道對一個十五歲的孩子來說,生病最需要的是有人陪伴照顧,他們只顧賺他媽的錢!偏偏那天又是我生日,我不是在計較有沒有禮物或蛋糕,而是一句:『生日快樂!』他們連這個都忘了,所以我賭氣去買了啤酒,以為喝了酒咳嗽會少一點,心情也會好過一些。

  當喝到第二罐時,我心情沒有比較好,身體也沒有比較舒服,相反的我吐得昏天暗地、咳得驚天動地,不僅如此還超頻尿。當時,我以為我會死在馬桶上,後來是姑姑聯繫不到我,帶著鎖匠來我家,才發現我的慘狀。

  姑姑帶我去看醫生,醫生不僅糾正我感冒喝酒不會好,還笑我學什麼大人喝酒,後來這件事成為我跟姑姑之間的約定,她答應我不告訴爸媽我幹了什麼蠢事,而我答應姑姑在未滿十八歲時不會再偷喝酒,所以酒對我來說真不是個好東西,反而是個很痛苦的記憶,我只希望她能少喝點酒,如此而已。

  「庫煒,昀庭她感冒生病了,你能幫我去她家看一下她嗎?」她突然說起。

  「……難怪她今天沒有來。」

  「是啊!她凌晨突然發燒,所以我才臨時幫她代打。」

  「妳不一起去看昀庭嗎?」

  「不了,我累了,想回家休息。」

  而我所能想到的是她在家哭的畫面。

  「那妳答應我。」

  「什麼?」

  「回家不要……」

  「公車來了。」小媛連忙向公車招手。

  回家不要一個人偷哭,我對已經上了車的她的背影說。

  「妳好像很喜歡坐最後面的位置?」我在小媛身旁坐下時,提出了這個疑問。

  「這個嘛!大部分的人都喜歡往前坐,因為下車方便,而我之所以喜歡坐最後面的位置,其實只是為了要方便發呆跟打瞌睡。」

  「……呵呵,是喔!我以為有什麼特殊理由,不過妳說得也對,坐最後面就可以安心的發呆跟打瞌睡。」

  「喜歡坐最後座還有一個理由。」

  「什麼理由?」

  她只是對我笑,並沒有說出理由。

  「作為探病的禮物,麻煩幫我拿這個給昀庭。」她指著婚禮上新娘發給賓客們的一整支復古棉花糖。

  「可以是可以,但給了她,妳不就沒得吃了,不然我的給妳,反正我也不愛吃甜食。」我把我的那份給她。

  「謝謝你喔!」

  「不會,希望妳吃了它,心情會變好。」當我說完這句話,才發現大事不妙。

  「咦,你怎麼知道我心情不好?」

  「因為那個……我看到妳打了他一巴掌,我在想他應該是妳男朋友。」

  她表情尷尬地說:「沒想到被你看見我這麼兇巴巴的一面,沒錯,他是我男男友,不過分手了,只是沒想到會在你表哥婚禮上碰見他,我也很意外,不,不應該算意外,他本來就是一個知名的婚禮攝影師。」她一臉黯然。

  「那個,妳跟他為什麼會分手?」我當時不知道我的這句話會讓小媛眼淚瞬間潰堤,如果早知道,打死我也不會說。

  她只是任由眼淚從臉頰滑落,沒有半點的哭聲,我想那樣的哭法一定是最痛的。突然看到她哭,我也慌了,想拿面紙給她擦,才發現我身上沒帶,下意識我就拿西裝袖口去幫她擦眼淚,結果她哭得更兇猛了。

  「妳,妳還好吧?」是因為感動我幫她擦眼淚才哭得這麼厲害嗎?

  結果她淚眼汪汪看著我說:「庫煒,你袖口上的釦子刮到我的臉了,好痛。」

  「靠杯,真的耶!」我看了一眼釦子明顯缺了個角,而那個角刮紅了她的臉,還浮起來一條線,當下我覺得死定了,「對不起對不起,我只是想幫妳擦眼淚。」

  「沒關係,你反而給了我可以大哭又不怕尷尬的理由了。」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對不起,我本來只是想安慰妳,沒想到卻更糟了。」我自責。

  她擦著眼淚笑,「沒關係,你已經很努力想讓我開心了。」

  「結果還是把妳弄哭了,我要怎麼做才可以讓妳開心一點?」

  只是我萬萬沒想到她的回答,竟然是要我吻她?

  「吻我。」

  「啊?」

  「吻我。」

  「吻,吻妳嗎?」

  「難道你不願意嗎?」

  「現在?可是為……」

  話還沒說完,小媛就把臉湊過來,她吻上我的嘴,閉起眼的她睫毛微微顫抖著,一開始是短暫輕觸的探索,然後是悠緩的深吻,她的嘴唇好柔軟,原來接吻的感覺是這麼美好。

  我才學會閉起眼享受時,突然,她放開了我,神情倉促的起身。

  「對不起,我要下車了。」

  然後,我慌張地起身讓她過,她就那麼下車了,留下我一臉困惑的愣在車上。

  我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剛剛那是作夢嗎?

 

 

  聽說你還相信愛情,試閱已畢,若有喜歡,敬請上網購入!

  下回將發表《初戀,未完待續》試閱連載,敬請鎖定收看!

  以上,感謝支持<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ever33520 的頭像
forever33520

悸動,夢在飛〞

forever335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