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伯母家作客的那ㄧ餐,吃的真是滿足,摸著滿載而歸的肚子,愉悅的走回隔壁家,幸好鄭文傑那傢伙,只顧著不斷張開嘴猛挾食物往肚裡塞,忙的連說一句話的時間也沒。

 

為了消化消化剛剛所吃下的不少熱量,便往家裡的頂樓走去。

 

手撐著下顎,悠哉的趴伏在護欄上。

 

「唉……」突然想起死痞子要吃飯前對我說的一番話,不禁有股悲從中來的感觸,摸摸自己的臉和衣服,當女生一定要這麼麻煩嗎?一定要像他說的那樣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才有人要嗎?

 

「唉……」再度嘆了一大口氣,真要我變成那樣,還真的是一件極具艱難的事情。

 

首先,自我懂事以來,我ㄧ直是短髮的造型,再來我一向追求自然就是美,所以我從不在臉上東塗西抹的,除了夏日要防曬我會塗些防曬乳,還有我的穿著一向以輕鬆悠閒為主,穿著那些緊身到不行的衣服,我會很不習慣,最後除了學校要求穿的皮鞋外,我的鞋子都以穿運動鞋為主,這樣的話追起鄭文傑那死傢伙比較快。

 

「唉……」仔細想想那死傢伙的建議,我沒一個及格,哀愁的望向遙遠的燈火闌珊處,難道我真的只能是他口中所說的男人婆嗎?就算我只當男人是哥兒們,但是我也真的不太想變成一個男人堆中的男人婆。

 

那些死傢伙看我的眼神,根本就是不把我當女人看,有時候打起藍球來,不管我會不會受傷,直接朝我撞過來,拜託!我可還是個堂堂的女孩子耶!想到他們那樣對待我,越想越覺得他們當時實在過份。

 

「氣……氣死我了。」

 

氣的眼淚就這樣活生生的被直逼了出來。

 

我很少哭,連打架打輸男生我也沒哭過,不過近日來的衰事一堆,還有因為不懂打扮,脾氣稍為火爆一些,就被灌上男人婆這種該死的稱號,我真的很不服,也很委屈。

 

「可惡!我不是男人婆!」拼命搖著頭的再次朝空氣怒罵。

 

眼淚是最直接的情緒反應,打開了淚腺的水龍頭,好像就很難關緊。

 

「需要面紙嗎?」嚇!突然有人從身後拍住我的肩膀。

 

「你……你……是人還是鬼?」老實說我家附近這有著半山谷滿滿的墳墓,因為有些住家的樓層擋掉了那些看起來很是熱鬧的場面,白天仔細一瞧倒是可以尋找到那些眾多的墳墓,所以我很少來頂樓,就算要來也是大白天。

 

最近靈異節目看太多,加上剛剛太過於感傷,倒是很自然的忘掉我家附近墳墓很多,應該也有很多好兄弟的事實。

 

「呵……喏!我手的溫度是溫的吧!」

 

「呼……嚇死我了。」暗自拍拍胸脯,頓時鬆了一大口氣,雖然我很想一生當中,能看見好兄弟一眼,但是也不是選在我在悲情的時候。

 

「妳的反應也太與眾不同了吧!」

 

站在我身旁的原來是他……鄭邵童。

 

趕緊想擦掉眼淚,不想讓他看到我最狼狽的一面。

 

「我幫妳,」拉住我將要去擦拭眼淚的手,「我上來的時候,沒想到要帶面紙,不知道我的手可以當面紙嗎?」笑的無邪的他,居然溫柔的替我擦去眼淚。

 

從來沒人對我那麼好,就連我的親生媽媽也沒幫我擦過眼淚,何況是站在我面前溫柔替我擦淚的他,過於感動之下眼淚又被多逼出了些。

 

「謝謝。」站在月光下的他,溫柔的舉止,讓我不知不覺心跳突然加了速。

 

「妳哭的樣子好像我妹妹,哭的鼻頭紅紅的,」逕自勾起我的頭髮,整理著被我因生悶氣給弄亂的頭髮,「給妳個會笑的東西,等我。」

 

匆匆翻過牆,下樓,沒一會兒,他再度出現我面前。

 

「喏!我洗好了。」從他手中接來一顆水蜜桃,「看起來很多汁,補充補充水份。」看著他手中的另一顆水蜜桃,已經被他咬了好幾口。

 

「呵……你好奇怪。」不知不覺中我已經被他逗笑了,他真的是一個很奇怪的人,可是他那奇怪的舉動,卻讓我感到無比的窩心。

 

「就說妳會笑吧!快吃,超甜的。」要不是我不是廣告場商,不然我絕對會叫他代言水蜜桃。

 

「嗯!」多汁的水蜜桃像他所說的一樣,真的好甜好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ever33520 的頭像
forever33520

悸動,夢在飛〞

forever335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